充气娃娃的辩证看待(如何正确看待娃娃)

纠正以往的认知

很多人提到充气娃娃都感觉到很变态,觉得还不如交个现实点的女朋友,甚至还会主动疏远使用充气娃娃的朋友或者同事 ,直接社死现场。

然而,充气娃娃既没有被国家法律所封禁,而且也被某宝某东某多公然售卖,自然是有其理由的。

严格意义上来讲,充气娃娃并不算淫秽物品,和你电脑里的学习资料比起来,可能充气娃娃在法律方面更加的无辜。商品方面将其定义为成人物品,人们表面上避而远之的心理实际上是受到道德主义的约束而已。

充气娃娃的辩证看待(如何正确看待娃娃)

然而事实上,使用充气娃娃的人其实也没有必要自惭形秽,没有使用过的人也不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指点点。就像香菜一样,有的人喜欢,有的人厌恶,归根究底,做人不能太双标,可能你自己的癖好在别人看来也是十分邪恶的存在,人无完人,从来如此。

就像有些女生喜欢嘲讽男人渣男,钢铁男,猥琐男,签男一样,自古以来男人往往承担着更多的社会生产责任,与之相对的,在以男人为主体的社会发展中,道德和舆论聚焦的目标更加注重男人的道德和技能要求。一旦发现男人的某一点缺点和不足,都会被无限自然放大,这和男人的地位成正比,因为人们对于凌驾于自己地位之上的人往往有着更多的兴趣,并且对他有着更多的道德约束。

然而,食色,性也。七情六欲不可避免,充气娃娃同样解决了很多人的心理和生理需求,释放了生活压力,这比某些道貌岸然,灌醉女同事实施猥亵的人要好多了。这里我没有特指某人,而是说人或多或少内心都有邪恶的想法,谁也不必故作清高。因为人性难移。

充气娃娃作为一件商品存在自然有它的意义,充气娃娃自古有之,只不过古人的条件苛刻,而且生活放荡,又有公开的风月场所,并不犯罪,不比今人而已。

倘若你认为,使用充气娃娃者都是变态,人渣,应该凌迟处死,五马分尸,接下来的内容还是略过最好。

充气娃娃的分类

分为两种:

半充气式和硅胶式

先说第一种:一开始有一种全充气的充气娃娃,只是模糊的形状,人体的五官都是画上去的,比较假,而且体验效果一般,由此有人想到在人体的重要部位,比如阴部和头部和胸部使用硅胶填充模拟真实的感觉即可,其他可以充气,由此有了半实体一说,现在的充气娃娃普遍如此,价格在100-500元之间。

优点是容易清洗,而且占地小,质量轻,不容易被发现,最后一点也是很多人选择充气式的原因

缺点则是模拟真人的感觉不足,优缺点往往是相互的,没有真人的重量,往往因为廉价的关系制作也比较粗糙

第二种全硅胶式:价格往往在几千甚至几万元,

着重体现的是一种模拟真人的触感,重量,对于细节的刻画往往更为细腻,往往还会有温湿度的模拟,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

当然也开放了更多的造型供玩家发掘,内置有金属骨架,手感和立体感都是一流

优点就是无限接近真人,而且不必担心真人的害羞等情绪,而且可以定制化面部等等细节,可以放心释放压力,

缺点也相当明显,体重很重,往往达到80多斤,模拟真人的重量,价格也比较昂贵,往往是一些老司机在用

总结

我不反对有人使用充气娃娃,这些都是个人隐私问题。充气娃娃属于成人用品,都是成人之间的琐事,成人在心理和生理上已经成人,难道这都无法接受吗?本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倒是有一些人仿佛抓住了什么般开始指指点点。

然而法律告诉我们,法无禁止皆可为,使用充气娃娃的人也未曾伤害他人,如何不能作为一件商品被自由消费呢?在法律的眼里,这和你购买一件衣服消费大抵相同,只不过生活中一旦沾染性用品的物品,便被神秘化了起来,羞于提及。

倘若有人达到了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的圣人境界,那真是一大幸事,我想他的成就必定不低于王重阳之流,早已名扬天下,也不会和我等小辈计较。

那些卖弄他人隐私的人,道貌岸然肆意指责,通过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的人在我看来反而更加可恶。

我由此想到了《连城诀》里的血刀老祖,倒也是坏的真性情,往往生活里提防的还是岳不群似的小人和伪君子

现今社会道德下,充气娃娃依旧存在于隐私的角落里。事实上更加高级的性爱机器人也在进一步研制,《仿生人》同样描述了一系列有关此机器人未来的场景。单纯的批评性爱不过是狭隘的看法,因为这是伴随着我们进化而来的。

我想人们讨厌的不是充气娃娃,而是那些因为充气娃娃而自我荒废的人吧。

倘若你功成名就,不负自我之愿,不负家族荣光,你的劣迹斑斑也会有人给你洗白,权当做个人癖好而已。倘若你自我荒废,不成大器,辜负人生期望,浑浑噩噩,倒也不怪有人谩骂你的这种爱好了。就像游戏一样,如果你能考上北大清华,又是最强王者,自然都认为你聪明卓越;倘若你是最强王者,但是最终高考两百多分,人生失败,也不怪有人说你玩物丧志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春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unfenge.com/news/2157.html

(0)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